關閉
莱特币手机怎么挖|莱特币比特币
  • 1
  • 2
  • 3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您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中國化工啟動最大海外并購 子企業污染頻被罰

發布:lankechem 瀏覽:867次

  近日,中國化工集團(以下稱“中國化工”)因目前中國企業最大的一次海外并購案而備受業內關注。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中國化工方面獲悉,中國化工收購農化與種子巨頭先正達的正式要約將于3月23日啟動。這筆斥資430億美元(約合2817億元人民幣)的海外收購,是中國企業最大的一筆海外并購交易。目前中國化工正聘請中信銀行國際安排150億美元(約合976億元人民幣)的貸款,這些貸款將由中國化工全額擔保。
  在“大手筆”并購的同時,中國化工旗下企業污染問題亦備受關注。近日,中國化工旗下黑化集團被曝出兩年被罰30次拒執行20次,如今已被強制執行。記者調查發現,近兩年來中國化工旗下企業因污染問題被頻頻曝光:2014年、2015年中國化工旗下藍星石油有限公司濟南分公司(以下稱“藍星石油濟南分公司”)和濟南長城煉油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稱“濟南長城煉油廠”)先后被曝光和處罰。
  對此,中國化工回應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濟南長城煉油有限責任公司、黑化集團已停產,藍星石油有限公司濟南分公司的環保設施已達標排放。
  被罰30次拒執行20次
  上述《情況介紹》稱,2013年后,齊齊哈爾市環保局給予黑龍江黑化集團有限公司30起行政處罰,其中20起因該企業拒不執行,齊齊哈爾市環保局已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其余的10起未到申請法院強制執行時限。
  記者登錄黑龍江環保廳網站發現,其在2月2日公布的第三批65家環境污染企業名單中,黑化集團依然在列,且屬于再次曝光。其中指出存在的問題是:未采取有效措施防治揚塵污染;超標排放污染物的環境違法行為未改正。
  據了解,黑龍江省環保廳目前已將齊齊哈爾市環保局對黑化集團的環境監管工作納入2016年環境稽查專案,適時進行專案稽查。
  黑化集團官網顯示,公司現隸屬中國昊華化工(集團)總公司(中國化工二級子公司),是國家大型綜合性煤化工企業,其前身為黑龍江化工總廠。公司是黑龍江省支持發展的十大企業集團之一。不過近幾年在化工行業整體低迷的行情下,公司一直處于虧損邊緣。
  其于1月25日晚間披露2015 年業績預虧公告顯示,2015年凈利潤虧損2.6億元。而上年同期凈利潤為虧損3.1億元。而這在《情況介紹》中也得到了反證:“因其(黑化集團)工藝技術比較落后,污染治理難度大,加之近年來企業效益下滑,近5年累計虧損21.05億元,安全環保設備投入不足,給環境監管帶來了巨大的困難。”
  在日益嚴峻的環保紅線下,2015年初,黑化集團隸屬的中國化工決定對該公司進行遷建改造。計劃投資34.5億元,項目地址選在黑龍江昊華廠區內,并于2015年11月舉行了奠基儀式,計劃2016年5月開工建設,2017年全面建成,其間黑化集團現有生產設施逐步停產。
  黑化集團宣傳科石姓負責人向《中國經營報》記者坦言,公司現在除了一臺供暖的鍋爐(供應到4月15日),其余已全面停產。公司目前確實很困難,最大問題是員工安置和將來的異地搬遷。黑龍江省環保廳介紹稱,目前,企業搬遷項目正在開展環評等前期工作。
  據最新消息,黑化集團的污染問題已經引起環保部的注意。3月10日,環保部官網掛出一則通知,稱黑化集團大氣污染物超標排放,且長期未得到解決。按照《環境違法案件掛牌督辦管理辦法》的規定,現決定掛牌督辦。
  因污染頻頻被罰
  黑化集團的污染問題并非個案。近年來,中國化工旗下企業頻頻曝出污染事件。
  2015年3月,濟南長城煉油廠、藍星石油濟南分公司因污染問題被濟南環保局曝光,并被勒令限產,分別罰款80萬元和90萬元。
  而這并不是這兩家企業第一次因污染被處罰。2014年9月,濟南長城煉油廠、藍星石油濟南分公司等5家企業就曾因減排進展滯后被通報批評。
  《中國經營報》記者曾先后幾次到訪毗鄰104國道和濟南市外環路的濟南長城煉油廠,最近一次是2015年8月下旬,其時工廠早已人去樓空,門口警衛表示,已經停產多日。
  除了日益嚴格的環保壓力,中國大宗商品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生意社總編劉心田認為,化工企業停產有著更為現實的考量。“前幾年經濟效益好的時候,化工企業寧愿被罰款也不會停工,而現在大多數化工企業都面臨虧損,停產改造就意味著減虧,更別說像濟南長城煉油廠這樣工藝設備相對陳舊、規模小的企業。”劉心田對記者表示,這點同樣適用于目前停產的黑化集團。
  據了解,受行業產能過剩影響,化工產品市場持續低迷。在基礎化工行業,2015年,預計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13.6億元,較2014年下降9.38%。已是連續數年下降。而2014年,化工上市企業中業績預增不到50家;而業績首虧和續虧企業則分別為85家和34家。
  對于頻發的環境污染問題,綠色江南公眾環境關注中心負責人方應君表示,作為一家大型的集團公司,屢次出現環境污染問題,這是對環境保護不夠重視,由于社會責任感的缺失而導致該集團企業多次在生產過程中忽視環境問題的產生和存在,致使環境問題愈發嚴重。
  化工之困待解
  早在2013年8月,國家安監局就曾發出通知,要求各地進一步推動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的小化工企業關閉工作,首先關閉城鎮人口密集區內和涉及“兩重點一重大”的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的小化工企業。
  如今,化工企業污染問題依然刺激著公眾的神經。2015年4月21日,環保部公布了2014年12月“12369”環保舉報熱線群眾舉報案件處理情況,化工行業被舉報最多,為31件。
  對于化工企業污染問題屢禁不止和屢罰不停的現狀,或許根源在于利益誘導。
  “在效益好的時候,相較于動輒上億元的銷售收入,幾萬、幾十萬元的罰款都不是問題,換成誰都不會停。”一位山東民營化工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
  不過,上述化工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表示,民企還是很謹慎的,拒絕執行的大多是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各級政府關系資源多,地方協調起來更為復雜和困難,地方民營企業在這方面顯然不能與之相提并論。
  同時化工企業基本都是當地創造GDP和稅收的大戶,政府部門對于一些嚴重污染的企業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按或不嚴格按環保法律法規辦事也成為了尷尬的現實。
  不過涉及到停產搬遷改造,化工企業也是一肚子苦水。
  中國化工相關負責人對《中國經營報》記者坦言,目前化工企業的環保問題,很多是改造成本較高的歷史遺留問題。
  這正是困擾化工企業停產搬遷的關鍵。“除開明面上的土地、人工、建設等經濟賬,還有原來員工的隨遷安置等現實考量,異地搬遷意味著原來的政府社會關系基本推到重來,業務改造則意味著員工的解聘和重招。”劉心田表示。
  業內人士認為,環境污染拐點還沒來臨,原因在于我國還沒有完成工業化和城市化。從2002年以來,中國進入了一個加速發展工業化中后期的階段,重工業發展明顯提速。
  化工污染具有累積性、難可逆性,化工污染治理則具有艱巨性,一旦發生化工污染,僅依靠切斷污染源的方法很難短期恢復。“由于東部沿海對化工的門檻限制正在收緊,所以目前不少化工企業正往北部、中西部遷移。全國或將進入環境事件高發期,值得關注。”一位長期關注化工污染的環保人士對記者表示,而且中西部生態環境相對脆弱得多。

莱特币手机怎么挖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大赢家投注单打印系统 恒大娱乐平台 纵横发发发对刷流水 华赢集团 云南时时平台 意大利pk10 腾讯分分彩组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彩神app官网下载 关于竞技网游的电视剧 足球类页游 重庆时时乐开奖号码 新疆时时开奖结96期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 十二生肖彩票怎么买 澳洲pk10开状结果